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冥有鱼

阐旧邦以辅新命; 极高明而道中庸。

 
 
 

日志

 
 
关于我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庄子·逍遥游》

网易考拉推荐

莫砺锋诗话之十九《友谊》  

2007-09-20 13:38:19|  分类: 喜欢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范安成
          南朝?梁?沈约
       生平少年日,分手易前期。
       及尔同衰暮,非复别离时。
       勿言一尊酒,明日难重持。
       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

       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
           唐?李 白
      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
      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不  见
           唐?杜 甫
       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
       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
       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
       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

         赠韦八处士
           唐?杜 甫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未及已,驱儿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贫 交 行
           唐?杜 甫
      翻手为云覆手雨,纷纷轻薄何须数。
      君不见管鲍贫时交,此道今人弃如土!

          哭 刘 蕡
           唐?李商隐
      上帝深宫闭九阍,巫咸不下问衔冤。
      黄陵别后春涛隔,湓浦书来秋雨翻。
      只有安仁能作诔,何曾宋玉解招魂。
      平生风义兼师友,不敢同君哭寝门。

         病起荆江亭即事
           宋?黄庭坚
      闭门觅句陈无己,对客挥毫秦少游。
      正字不知温饱未,西风吹泪古藤州。

  古人非常重视朋友关系,《尚书?舜典》提倡“五典”,蔡沈认为那就是《孟子?滕文公上》中所说的“五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礼记?中庸》中的“五达道”也指同样的五种人伦关系。在“五伦”中,前面的四种关系或是先天形成的,或具有惟一性、排他性,只有朋友关系是后天形成的,而且多多益善,一个人与多位朋友之间的亲密关系并不互相排斥,它是世间最重要的人际关系之一。孔子曾从不同的方面论说交友之道:“朋友信之。”“毋友不如己者。”“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古人甚至认为朋友间的感情亲如兄弟,孔门弟子司马牛曾忧愁地说:“人皆有兄弟,我独亡!”另一位孔门弟子子夏安慰他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汉代无名氏诗曰:“骨肉缘枝叶,结交亦相因。四海皆兄弟,谁为行路人?”就是对友谊的热情歌颂。

  那么,亲如兄弟的友谊究竟是如何产生的呢?最重要、最本质的原因是理解。春秋时俞伯牙与仲子期是一对知己,其友谊的根源即是理解。俞伯牙鼓琴,只有钟子期能听出来他“志在高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死,俞伯牙终身不复鼓琴,后人因而用“知音”指代“知己”,例如张孝祥词曰:“高山流水遇知音。”理解会导致信任,春秋时代另一对知己间的“管鲍之交”,即源于理解与信任。管、鲍两人曾在一起经商,管仲在分利时自己多取一些,鲍叔牙不认为管仲贪婪,他知道管仲家境贫困。管仲曾在战场上三次逃跑,鲍叔牙不认为管仲胆怯,他知道管仲家有老母。管仲仰天长叹:“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清人顾炎武歌颂他们说:“相知管鲍亲!”杜甫则用管鲍为榜样来批评不重友谊的时人:“君不见管鲍贫时交,此道今人弃如土!”

只有建立在理解与信任的基础上的友谊才会是持久的、生死不渝的,反之,如果把利害关系 视作交友的基础,则利尽而交亡,非但不能产生真正的友谊,反而会导致卖友求荣、落井下石的行为。古人对后者进行了无情的鞭挞,汉人朱穆作《绝交论》来针砭浇薄的世风。梁代的刘峻推而广之,作《广绝交论》,列举五类“利交”以批判之:追逐权势的“势交”;贪图财富的“贿交”;附庸风雅、猎取名声的“谈交”;贫时相合、富则反目的“穷交”;衡量轻重得失的“量交”。诗歌中的同类作品则首推杜甫的《贫交行》。真正的友谊应是以诚相待、持久不变的,有些人却朝秦暮楚,变幻莫测,诗人对那种世态极为厌恶,一针见血地指斥道:“翻手为云覆手雨!”浦起龙评曰:“只起一语,尽千古世态。”全诗仅寥寥四句便戛然而止,语气十分冷峻,深刻地表达了诗人对炎凉世态的轻蔑与憎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此诗的首句以及由此句简化而来的成语“翻云覆雨”,已经把那类轻薄之人永远钉在耻辱柱上。杜诗的批判力量,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古诗中更多的作品是对忠贞不渝的友谊的歌颂,古诗中洋溢着诗人们对友人的关切之情和相思之意。这种友谊不会随着双方在穷达、贫富等方面的变化而有丝毫的改变,反而像雪中送炭似的给处于逆境中的友人带来温暖。748年,王昌龄以“不护细行”的罪名远谪龙标,正在扬州的李白听说此事,作诗寄之。龙标是唐代县名,其地远在今天的湖南黔阳。夜郎也是唐代县名,治所在今湖南芷江,龙标距夜郎不足百里。在李白看来,龙标是一个极其遥远的蛮荒之地,它甚至比夜郎古国(诗中的“夜郎”双关汉代夜郎国与唐代的夜郎县)更为遥远!在春残柳老、子规啼血的时节,传来了友人远涉瘴烟弥漫的五溪的消息,诗人的心情是多么沉痛,诗人对友人的命运又是何等关切!他忽发奇想,要把一颗愁心寄托给明月,伴随着友人的足迹直到天涯。

  760年,在蜀道上历尽艰险的杜甫刚到成都不久,听到了李白长流夜郎的消息,但未知他实已遇赦东归,作诗怀之。自从李、杜二人于745年在兖州相别,已经过去了十五个年头。李白以狂名著称,杜甫却清楚地知道他其实只是佯狂而已。“佯狂”者,怀才不遇而以狂态避世也。惟其为佯狂,所以真可哀,这是杜甫对李白的深刻理解与深切同情。当李白因误入永王李璘军而获罪时,举世尽欲杀之,只有杜甫爱惜其杰出的才华。李白少时曾读书于蜀中绵州的大匡山,此时杜甫客居成都,与匡山相距不远,故希望已臻垂暮之年的李白能够回归故里。

  王昌龄因“不护细行”而远谪龙标,“不护细行”,用今天的话说,便是“生活小节不检点”。李白误入李璘军而长流夜郎,是因为李璘擅自率军东下而被视为叛逆,李白也被定为附逆之罪。其实当李璘的军队以抗击安史叛军的名义经过庐山时,李白是带着报国热情从军的,他岂能对后来局势的发展未卜先知?王昌龄被贬是无辜受罚,李白被流也是蒙受了不白之冤,但在当时,他们毕竟受到官府的惩罚,李白甚至蒙着深重的罪名,了解实情而害怕惹祸的人会对他们避之惟恐不及,不知实情的人不免会对他们白眼视之,无耻之徒甚至会对他们落井下石。然而李白对王昌龄不改旧情,杜甫更公然为李白鸣冤,这正是友谊的力量,而友谊的基础则是理解和信任。

  真挚的友谊不但终生不渝,而且会超越生死的界限。849年,刘蕡客死于浔阳。噩耗传到长安,李商隐悲愤交加,一连写了四首诗来悼念死者。刘蕡是唐代政治史上非常特殊的一位人物,他一第未沾,却名震朝野。828年,刘蕡应“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科”考试,在对策中猛烈抨击宦官乱政,在士大夫中引起强烈反响,同时也遭到宦官的刻骨忌恨,因而被黜。导致刘蕡落第的那份制策后来被新、旧《唐书》全文收录,在整个唐代,“策之书于史者,惟蕡一人而已。”即使在当时,刘蕡落第也使得天下称冤,当年登第的李郃甚至说:“刘蕡不第,我辈登科,实厚颜矣!”此后刘蕡沉沦下僚,还受到宦官的诬陷贬谪,抑郁而终。李商隐曾与刘蕡同为令狐楚的幕僚,视刘蕡如师如友。诗人深情地回忆去年春季与刘蕡在湘江流入洞庭湖处的黄陵相别,从此相隔千里波涛。今秋忽然从湓浦传来了刘蕡的死讯,正值秋雨倾盆。生离已使人黯然销魂,死别更令人悲痛难抑,诗人的心情像天气一样阴暗凄凉。在宦官气焰熏天的时候,诗人如此深切地悼念刘蕡,本身就是向黑暗势力的抗争。虽然刘蕡名满天下,但当时敢于写诗哀悼他的诗人仅李商隐一人而已。况且此诗除了沉痛的哀悼外,还有愤怒的谴责,其批判锋芒直指朝廷,毫无掩饰,正如清人姚培谦所说:“盖直为天下恸,而非止哀我私也。”此诗表达了诗人与刘蕡之间义兼师友的特殊友谊,这种友谊的内蕴是对正义的信念,从而能在黑暗势力的万丈凶焰下始终不渝。

  1100年,久遭贬谪的黄庭坚遇赦东归,次年行至荆南待命,作诗怀念陈师道和秦少游两位朋友。以苦吟著称的陈师道家境贫寒,此时虽已获得秘书省正字的微职,但诗人仍然担心他能得温饱否?至于才思敏捷的秦少游,则已在去年卒于荒远的藤州,诗人只能对着西风一洒悲哀之泪了。此诗语淡情深,表达了诗人对友人的深切怀念。陈、秦两人一生一死,诗人却对他们同样的一往情深,这是经过了苦难考验的生死之交。

  当然,真诚的友谊并不一定要产生在非凡的人物之间,也不一定要经过穷达生死的考验,平凡的人在平常的境遇中也能建立真诚的友谊且维持长久。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觉得若把“师”字改成“友”字,此言也能成立。况且平凡的人在能力、意志等方面都不如非凡人物那么坚强,更需要有朋友在生活中互相帮助,或在逆境中相濡以沫。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就是这个道理。那么,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处理交友之道呢?我觉得除了上述的理解与信任两条准则之外,还应注意庄子提出的另一条准则。《庄子?山木》中说:“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郭象对此有很好的解释:“无利故淡,道合故亲。饰利故甘,利不可常,故有时而绝也。”的确,真正的友谊是其淡如水的,那种亲热过度、蜜里调油的交情往往并不可靠。韩愈曾在《柳子厚墓志铭》中揭露后者的真相:“今夫平居里巷相慕悦,酒食游戏相征逐,诩诩强笑语以相取下,握手出肺肝相示,指天日涕泣,誓生死不相背负,真若可信。一旦临小利害,仅如毛发比,反眼若不相识。落陷阱,不一引手救,反挤之,又下石焉者,皆是也。”古代的诗人对此有深刻的认识,他们歌颂的友谊几乎都是“君子之交淡若水”的。

  沈约是一位笃于友情的人,他曾作《怀旧诗九首》,分别追悼王融、谢朓等九位已经去世的朋友,情文并茂,感人至深。497年,友人范岫将出任安成内史,沈约写诗赠别。此诗很好地体现了沈约的文学观念:“文章当从三易:易见事,一也;易识字,二也;易读诵,三也。”与文从字顺的风格非常协调的是,此诗的内容也是极其平凡的日常生活和极其平凡的人生体验,清人吴淇评曰:“看他一篇文字,只觑定‘别离时’三字,真是看着日影说话。往前写,直写到‘少年日’,何其太长。往后写,只写到‘明日’为止,何其太短。一短一长,只逼此眼前离别一刻,真老年人手笔也。”的确,此诗完全是一付老人的口吻:少年人意气风发,况且来日方长,把将来的重逢看得很容易。等到彼此都成了老人,来日无多,就不该轻易分手了。道理虽然浅显,却是阅尽沧桑的老人才能说出的人生经验。诗人送别范岫时,两人都已年近六旬,所以说不要小看这区区的一杯酒,今朝一别,明日就难接杯酒之欢了。古时的张敏在梦中寻访友人高惠,每次都迷路而返,可见人们在梦中是不认识道路的,我们又有什么方法安慰彼此的相思之情呢?这里完全没有“握手出肺肝相示,指天日涕泣,誓生死不相背负”之类的浓烈气氛,只有杯酒相送的平凡之举和娓娓道来的平淡之语,然而这才是真诚的友谊!

  沈约写的是送别,杜甫的《赠韦八处士》则淋漓尽致地刻划了一对好友久别重逢的生活场面和复杂心情。“韦八处士”何许人也?历代杜诗注家聚讼纷纭,终无确论,我们只知道他是一位平民百姓,生有好几个孩子,家中种着几畦蔬菜。此诗作于何年?宋人黄鹤说是759年,其实这是以韦八处士为蒲州隐士韦大经的族子的假设为前提的推论,并没有什么根据。当然759年杜甫四十八岁,既然诗人与韦八已离别二十年,这样编年当与事实相距不远。杜诗以“诗史”而著称,为什么这首诗的写作背景却很不清晰?原因就在于韦八其人实在是太平凡了,韦八与诗人间的交往也太平凡了,以至于后人无法从诗中找到任何与历史记录有关的蛛丝马迹。我们只知道在一个春雨霏霏的夜晚,诗人偶然路经韦八的家。昏暗的烛光映照着主宾两人的苍白鬓发,诗人想到双方在分手之前都还是翩翩少年,心中感慨万分。人生别易会难,真像天上此升彼落的参、商二星!等到互相询问亲朋故旧的下落,竟有半数已入鬼录,又不由得失声惊呼。当年的韦八还没结婚,眼前却忽然冒出一排儿女。孩子们彬彬有礼地向客人问长问短,父亲却催他们快去准备酒菜。端上桌来的是刚从夜雨中剪来的韭菜,还有掺着黄米的刚煮熟的米饭。主人说见面太难了,便连连向客人劝酒,两人竟一下子喝了十杯。再多喝一杯吧,明日两人就要相隔山岳,音讯渺茫了。

  《赠韦八处士》得到后人的交口称赞,宋人陈世崇说:“久别重逢,曲尽人情。想而味之,宛然在目。”明人钟惺说:“只叙真境,如道家常,欲歌欲哭。”清人张上若说:“全诗无句不关人情之至,真到极处便厚。”清人吴星叟说:“此人人胸臆所有,人自不能道耳。”的确,凡是上了点年纪的人,谁没有经历过类似的离别和重逢?谁没有到离别多年的朋友的家中作过客,在灯烛光下主客相对,恍若隔世?谁能不慨叹眼前的两鬓苍苍,并追忆当年的青春面容?谁能在听说许多故人已不在人世的消息后不为之惊呼、悲伤?谁能见到分别时尚未结婚的友人家中突然冒出来的孩子时不感到亲切,又感慨万分?谁能在品尝朋友家匆匆准备的家常饭菜时不感到浓浓的友情?谁能拒绝友人热情的劝酒?谁能忘怀在友人家中对酒话旧的雨夜?谁能不珍惜那暖意融融的烛光、热气腾腾的饭菜、以及在友人家所见到的一切?可以说,杜诗所写的就是我们都曾经历过的情景,也是我们都曾感受过的心情,这是它深受读者喜爱的原因。然而要把这一切像杜诗那样生动、准确、酣畅淋漓地写出来,却又难上加难,因为要把平凡情景升华为诗的意境,实在需要非凡的笔力。尽管杜诗中也许蕴含着由兵荒马乱的时代引起的独特的情感波澜,但是诗中并未明言。况且人生在世,岁月的风霜、人事的变迁都会使你产生沧桑之感。即使你一直过着安宁的平凡生活,你与多年未见的老友相见时也会感慨万千的。杜甫与韦八相逢的那个春雨霏霏的夜晚,已定格为古今读者心中共同的温馨旧梦。

  显然,杜甫与韦八的友谊,正是“君子之交淡若水”的典型例子。他们一度相交之后就是长久的分离,偶然重逢也只是匆匆一面,杯酒相欢,然后又天各一方。在人们的一生中,会有许多朋友处于这种状态。然而谁能说他们之间没有真诚、深挚的友谊?秦观咏爱情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友谊也是一样,只要彼此在心中珍藏着这份情感,哪怕相隔万水千山,哪怕终生别多会少,照样能使友谊地久天长。频繁的交游、书信的往来、礼物的馈赠等,都不是友谊的必要条件。此外,这首杜诗也使我们更真切地明白真正的友谊不一定要历经磨难和考验,它完全可能存在于平常的人生之中。汉代的翟公曾感叹说:“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现。”这当然是至理名言,能经受上述考验的友谊必定是真诚的,但尚未经历此类考验的友情不一定就是虚假的。况且正像基督徒祈祷时所说的:“不要让我们遇到试探。”我也希望人间的友谊最好不要遇到严峻的考验,大多数人毕竟是善良而软弱的,他们本有真诚的友谊,却不一定能经受得住严酷的考验。我们曾有过那样的一个时代:人们被诱骗、被怂恿、被逼迫着从事告密、出卖等行为。结果是令人痛心疾首的:成千上万本性善良的人们背叛了友谊。要是在一个正常的时代,那些友谊本可长久维持下去的。但愿那个“史无前例”的时代永不复返。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