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冥有鱼

离经辨志,敬业乐群,博习亲师,论学取友,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

 
 
 

日志

 
 
关于我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庄子·逍遥游》

网易考拉推荐

二十八宿罗心胸,元精耿耿贯当中  

2009-10-22 12:10:30|  分类: 随便写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八宿罗心胸,元精耿耿贯当中                                  

                                                      ——读张闻玉老师《古代天文历法讲座》

二十八宿罗心胸,元精耿耿贯当中 - 北冥有鱼 - 北冥有鱼

贵州大学张闻玉老师的《古代天文历法讲座》2008年由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以来,国内外颇有读者人缘,前不久已经“第三次印刷”了,销量达到13000册。一本纯学术性质的著作,在物欲横流的今天能够达到这个印量销量,也创造了一个不小的奇迹。可见,热爱传统文化,关心学术发展者大有人在。源于此,近期日本某大学特邀他赴东洋参加“东亚历法与现代化”的学术交流。显见,《讲座》一书受到学界的高度重视,张先生的学术影响也早已越出了国界。

对被誉为“绝学”的古代天文历法我还处在学习阶段,对张老师的《古代天文历法讲座》本是无从置喙,但是我还是愿意谈一下自己的学习心得。

凡是涉及文史研究的学者,都应该懂一点历史年代学。因为,没有年代的史料就失去了应有的价值,成为一堆杂乱无章的文字记录。研究中国的历史,尤其是古代史,体现历史年代学的天文历法就显得尤为重要。不以文史研究为职业,而对中国古代传统文化感兴趣的人,了解一点古代天文历法知识对于认识传统文化也不无裨益。

现在的某些学者,往往喜欢把自己研究的问题弄说得高深莫测,唬得许多初学者不得门径而入,只能裹足不前,以期塑造自己成该领域的权威。中国古代天文历法虽被誉为“绝学”,但却是简明、实用,绝无半点故弄玄虚的成分在内。张老师说:“古代天文历法,自然是科学的。科学,就无神秘可言,它必须是简明而实用的。”张老师的古代天文历法理论建立在两个基点上,一是“象”,主要在本书第三讲“观象授时”部分讲述;一是“历”,主要在第五讲“四分历的编制”和第六讲“四分历的应用”部分讲述。掌握了“象”和“历”,也就掌握了中国古代天文历法的精髓。在“象”上,张老师除了讲述天文历法的基本知识之外,主要是坚守月相定点说,否定月相四分说;在“历”上,张老师除了普及历法常识之外,主要是阐释“四分历”的推演方法,指出“三统历”的误失。

破除月相四分说,坚守月相定点说。月相四分说肇始于王国维先生,王国维先生乃海内大儒,在学术界影响甚广,所以他的失误其负面影响也甚广。王先生因为迷信刘歆的三统历,导致在实际推步中,其结果总与实际天象相差两到三天,所以“悟”出月相四分说。即“因悟古者盖分一月之日为四分:一曰初吉,谓自一日至七八日也;二曰既生霸,谓自八九日已降至十四五日也;三曰既望。谓自十五六日以后至二十二三日也;四曰既死霸,谓自二十三日以后至于晦也。”王国维对此文颇为看重,《观堂林集》中列为卷首。其实,细心一点的人从王先生本身的论述中就可以看出问题来——“一曰初吉,谓自一日至七八日也;二曰既生霸,谓自八九日已降至十四五日也;”那么八日到底是“初吉”还是“既生霸”?“ 二曰既生霸,谓自八九日已降至十四五日也;三曰既望,谓自十五六日以后至二十二三日也;”十五日到底是“既生霸”还是“既望”?中国文化有注重实际的传统,《左传》中第一篇《郑伯克段于鄢》中“祭仲曰:‘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过三国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连一个城墙的规模都有着明确规定的文化,怎么会在纪日这么重要的问题上模棱两可?“朔”为初一,“晦”是月末,“朏”为初三,“望”是十五,“既望”是十六,这是常识。苏轼的名文《前赤壁赋》开篇“壬戌之秋, 七月既望, 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就是明证。“朔”、 “晦”、“望”都确指一日,同样是描写月相的“初吉”、“既生霸”、“既望”、“既死霸”又怎么会是泛指几天?因为王国维先生在学术界的崇高地位,月相四分说在学界不胫而走,即使是有人质疑也因为人微言轻而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在轰动一时的“断代工程”中运用的就是“四分说”,甚至走得更远衍,生出“二分说”。方法不对头,得出的结论可想而知。张老师多年以来一直否定四分说,是国内力主定点说的代表人物。在《讲座》中更有详尽、系统的阐述,相信读者阅读之后自有判断。

凸显古代四分历的实用价值。中国古代的天文历法,在实际上是有规律可以追寻的。夏商周三代,降及春秋,基本上还是观象授时阶段,没有成型的历法。战国初期,四分历产生,一直沿用至两汉乃至蜀汉,使用近七百年。汉以后,虽屡次改历,但是因为彼时的年代在史书上已经有明确的记载,所以,涉及中国古代的历法主要就是四分历的问题以及之前观象授时阶段的历史年代问题。因为中国有“托古改制”的习惯,历代帝王为了显示自己“受命于天”,频繁地易服色、改正朔,才使得古代历法犹如雾里看花,产生了所谓的“古六历”、“三正说”。其中尤以刘歆的“三统历”为害尤烈。刘歆的三统历其实是为了为王莽篡权服务而作,巧立名目,借用“四分历”的岁实,又取用邓平的“八十一分法”,使孟、仲、季各成一统,交错使用,形成三统更替使用的模式。号为“三统历”,究其实质不过是对“四分历”的粗劣模仿而已。因为刘歆在学术史上的影响,“三统历”被称为中国古代三大名历之首,学人对于“三统历”的迷信,导致在实际推步中的错误。王国维先生更据此悟出“月相四分说”,“三统历”确实是谬种流传,贻害不浅。张老师在书中除了系统地讲述了四分历之外,还有针对性地指出了三统历的错误,更附有运用四分历在实际推步、铜器历日研究的例子,解决了学术界涉及历史年代的悬而不决或者是决而有误的若干重大问题。经过用心地学习和实际应用,你就会发现,张老师所阐述的“绝学”确实是不易之理。

该书的主要内容曾于1984年在南京大学给研究生作为古代文化课程讲授,封尘二十多年后,终于正式出版发行。在《讲座》的“后记”中,张老师认为本书阐述的是可靠的结论,经得起时代的检验,对得起子孙后代,三百年也不会过时,可见一个学者智珠在握的自信和对时代使命的担当。相信通过本书,读者可以一窥古代天文历法堂奥,从而掌握这一了解中国古代文化的利器。这本书不但是初学者了解中国古代天文历法的基础,即使是对于已经取得一定成就的学者建立正确的天文历法观念也是不可或缺的。

正是有一大批象张闻玉老师这样醉心学术,不计名利,不畏权威的学者,中国的文化才会薪火相传,绵延不绝。“玉在山而草木润,渊生珠而崖不枯”,正是有了这样的老师,中国的大学校园才有了更多的人文色彩,值得莘莘学子深深的留恋,这些学者本身也成为大学校园中最美丽的风景。

 

                                                                      

 

                                                                                                                             张金宝

                                                                                                                     于2009年10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