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冥有鱼

离经辨志,敬业乐群,博习亲师,论学取友,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

 
 
 

日志

 
 
关于我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庄子·逍遥游》

网易考拉推荐

【师说】融旧开新 敬德尊圣——访南昌大学国学院院长程水金教授  

2013-07-07 08:45:09|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说】融旧开新 敬德尊圣——访南昌大学国学院院长程水金教授

来源:南昌大学自考网  录入时间:2013-02-01

【师说】融旧开新 敬德尊圣——访南昌大学国学院院长程水金教授 - 北冥有鱼 - 北冥有鱼

  

记者:程院长,您好!听说您给国学班学生上第一课,首先要讲的问题是:现在我们为什么要学习国学?今天您能否为我们普通公民讲一下这个问题呢?谢谢!

程水金:对学生讲这个问题,是从整个东西文化走向上来梳理的,我认为未来世界的人文精神应该是在东西方融合的基础上产生的,它既涵盖东西不同的文化传统,又不等同于东西文化传统,而是一种新的人文精神。

西方文化传统,主要是两希文化,即古希腊和希伯来,主要是古希腊文化。我们知道英语语言形式,与汉语语言形式不一样,英语每一个单词有很多形式的变化。例如英语中的动词BE,据初步统计有八种形式,哪一个是最根本的,西方语言形式要追求一个本体。相应地,在哲学上,他们也追求一个世界的本原。西方人在追求世界的本体,因而西方哲学在学术理路上就发展了本体论和认识论,他们注重对世界的改造,由此产生了工具理性,因而他们的科学就比较发达,这是西方文化的重要特点。哲学的基本问题不外乎两个大问题,一是追问自然是什么,另一个是追问人是什么;这两个问题从不同的路径进入,所见所思是不一样的。如果先追问世界是什么然后追问人是什么,就把人当做自然,是自然的一个物种。西方思想家对人的定义很有意思,苏格拉底认为人是理性的动物,亚里士多德说人是善于利用工具的动物,一直到近代,卡西尔说人是符号的动物,总之,在西方思想体系中,始终将人作为动物来看待,人和动物没有差别。因而他们强调人的自然性、人的兽性,所以要想办法把人驯服,在人与人之间制定规则,由此发展出了法制精神,产生了较完备的法律体系。西方还强调人和自然的对立,但是到二十一世纪以后,由于人类一味向自然开战导致的严重后果,造成人与环境的一种非常恶劣的对立,现在自然环境的问题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我们应该反思这种过分注重工具理性的西方文化传统。

中国文化传统不是这样的,中国早期文字是象形文字,文字本身就是一个世界。中国思想家很少追问世界本源是什么,中国的思想家主要思考人是什么。他们认为人不是动物,孟子讲性善,批评告子食色性也,他认为人有善端,有恻隐之心;《礼记》里也说:鹦鹉能言,不离禽兽。中国思想家首先追问人是什么,再去追问世界是什么,他们把自然人化。《周易》里有句话: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先民认为天地就是男女,天地就是阴阳,把对人的理解投射到自然里,将自然人化。中国思想家还强调人与环境的合一、和谐,董仲舒提出天人感应说,中医也讲人的结构和自然结构的相似,讲阴阳五行,讲相生相克的关系。追问人是什么,再追问自然是什么,自然的人化,人的自然化,人与自然相通相感。

中国思想传统注重人的社会性和西方注重人的自然性是不一样的。中国传统文化的长处强调道德自我完善,不太注重法律和科学,所以中国的科学相对西方比较滞后,但科学解决不了人的问题,人是否幸福并不在于拥有外在物质的多寡,也不在于生产工具如何发达。我认为中国的老子和庄子把人性的问题看得非常透彻,他们认为,人要克制欲望,要与自然合谐共处,不要对自然过度破坏。《庄子》那则有名的混沌之死的寓言非常形象地说明自然如果过度开发,人类生存的地球就会遭到破坏。因此,现代科技如果继续无序地发展,最后人和自然将会同归于尽。东西方思想家都在考虑人类的未来,我认为未来人类的幸福应该建立在对平等、向善、知止、乐天这八个字的理解和践行上。这八个字可以容纳东西方文化传统,既可以处理个人与个人的关系,也可以处理集团与集团、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乐天就主要是处理好人和自然的关系。

从高校的文科教育来讲,目前大学文科教育体制将学科划分特别精细,其课程体系也不外乎概论加通史,这种课程体系对于国学童子功很扎实的大学生,确实是锦上添花。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新生代学生的国学基础赶不上来,现在的大学生根本没读过古书,根本不知道古书是什么样子。不仅学生空疏,而且我们开办国学班、开经典课,找这方面的老师都很困难。在厚今薄古思想的指导下,现代白话作品大量进入大学课堂,两千多年历史的中国古代文学,教学时间还比不上现代文学五十年,文史哲的分科,概论加通史,大幅度挤压古代经典,这样的课程体系使学生越来越空疏,我们开办国学班,以读经典为主,解决了分科太细的问题。

总之,今天我们为何学习国学?第一,世界未来人文精神的建构,需要吸收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精髓。第二,目前高等学校人文学术的培养体制的锢疾必须全面改革。第三,五四运动以后近一百年,中国的学术话语都是西方的,是用西方的学术理论切割、剖分中国传统,用西方的思维方式分析、解构中国传统,把中国学术弄得支离破碎,非驴非马。我们现在提倡国学,要逐渐建立自己的话语体系。最根本是要建设我们自己的文化体系,从而参与未来世界人文精神的建构。

 【师说】融旧开新 敬德尊圣——访南昌大学国学院院长程水金教授(2)

来源:南昌大学自考网  录入时间:2013-02-01

记者:据我了解到,你们南昌大学国学院的课程设置中,有柏拉图的《理想国》、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用中英文双语讲的《圣经》,甚至还有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等西方经典研读课,请问既然名为国学班,为何要开设这些西方经典?国学班的学生们是不是有不理解啊?

程水金:不是不理解,相反,他们很欢迎!西方原典也是学生所需要的,虽然国学原典是我们的基础和重点,但我们不能轻视西方学术,另外在现代社会我们不可能固步自封,我们要学习和吸收西方文化中的精华,中西人文精神都要涵养,我们需要德才兼备具有君子品格的人才,同时也要胸怀未来,放眼世界的精英,我们不需要三家村的冬烘先生。

我们现在的学术发展方向是必须继承、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中优秀的东西,这些东西在中国的原典里,在中国的《论语》、《孟子》、《老子》《庄子》里,我们应该到这些经典里面来寻找智慧。除了中国原典以外,西方原典也要接受,也要重视,未来世界人文精神的建构要东西融合,既能为东方接受,也能为西方接受,我们不要狭隘的民族主义。既要重视中国的文化传统,也要重视西方的文化传统。我在国学班里开了西方的经典研读课,我们认为这几本书可以代表西方文化传统的经典,我觉得要从这个角度:着眼于未来世界人文精神的建构,要站得高些看得远些,应该吸取中西传统文化的精髓,不能暖姝于一先生之言,这样不利于未来世界人文精神的文化建构。

 记者:您怎样看待近些年社会上出现的国学热?比如百家讲坛。

程水金:我认为社会上掀起国学热,主要有以下原因:第一,五四以来基本上对中国传统采取全盘否定的态度,整个国人的文化素质不断贫瘠化,《百家讲坛》确实刺激了民众的传统文化贫瘠感,有钱人也开始用国学装潢门面附庸风雅。另一个角度,社会大众开始追寻中国传统文化中优秀的东西。现代都市化的进程,与传统文化的距离越来越远,这就是为什么一些水平很差的所谓《某某心得》之类的东西受众这么多,就是因为大众对传统文化有种生疏感,有种饥不择食的感觉,他们还没有一定的分辨能力。但不管怎么说,百家讲坛的节目,推动了中国传统文化在大众层面的传播,大众的需求也推动了精英层面,共同形成了时代思潮,相互推波助澜!

国学作为系统知识,不能是虚假错误的信息,需要一批学有专攻、真正有造诣的专家做一些普及工作,将正确的知识传递给读者,避免商业炒作。现在社会上有不少所谓国学大师,到处讲所谓实用国学,以致在大众层面形成误导,甚至一提到国学就想起了风水,一提到《周易》就想到算卦。如果仅仅是把这些东西当国学,把这些人当国学大师吹捧,实在是国学的厄运。

记者:您曾经说为往圣继绝学不是您的热衷,而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才是您的追求,那么您制定的国学班学生的培养目标是什么呢?目前南昌大学国学院的发展情况如何呢?

程水金:我们南昌大学国学研究院有个对联:融旧开新,再续华夏人文慧命;敬德尊圣,重铸炎黄民族心魂。这是我们学习国学的最终目标,也是我们的学术宗旨。而融贯经史子,汇通文史哲,涵化中西东,参究天地人,这是我们的教育理念。

南昌大学国学研究院是我2009年就任南昌大学以后成立的,南昌大学校长周文斌教授是一个开拓精神很强的领导,在创办六年制本硕连读的国学试验班的事宜上,给予了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持。这个班从2009年九月开始开班,到明年九月,便可以进入研究生阶段。二十五人全部免试攻读硕士研究生,其中有十四个免试推荐到武汉大学、山东大学,中山大学、华东师范大学985高校继续深造,国学班学生功底很扎实,元典读得很多,在面试过程中获得了一致好评。我们现在还没有博士点,博士研究生的培养还要等时机,相信不会太久。

 

记者:国学是个大箩筐,琴棋书画、武术中医都可以称国学,先秦元典、宋元明清也都是传统,那请问面对范围如此大的国学,我们做国学教育、国学普及该如何入手呢?

程水金:你这问题提得非常好,这也是我们全社会甚至包括学术界都没有理清楚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非常好解决,就是国学研究与国学教育不能混为一谈,做国学研究,不限范围,只要是中国传统学术,都可以研究,但作为国学教育必须是学最基础、最根本的,把国学的所有典籍无所抉择地搬到课堂上来是不可能

 

【师说】融旧开新 敬德尊圣——访南昌大学国学院院长程水金教授(3)

来源:南昌大学自考网  录入时间:2013-02-01

黄侃先生说,中国的学问就是那二十几部书,把那二十几部书读通读透烂熟于心,既是专家之学,也是通人之学。哪二十几部书呢?十三经,前四史,国语,老子、庄子、荀子,昭明文选,文心雕龙,《说文解字》和《广韵》。不光是读白文,还要读注疏。国学研究和国学教育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国学班究竟开哪些课,有些人一开始就没有整明白,漫无边际,致使国学学科的户口申报自陷僵局。国学普及又是另一个层次,普及必须有学术研究作支撑,没有深入的研究,普及也会流于笑谈。

程水金简介

程水金,男,1957714日生,湖北新洲人,南昌大学人文学院赣江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2009年由武汉大学调入南昌大学,负责创办南昌大学国学研究院暨开办本硕连读国学实验班。主要从事先秦文化与文学之综合研究,负责承担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及教育部重点人文社科基地重大项目。专著《中国早期文化意识的嬗变》第一、二卷(共100余万字)作为《武汉大学学术丛书》与《国家十五重点图书》分别于20032004年出版,并于2005荣获中南地区大学出版社优秀学术专著一等奖,2007年荣获首届中国政府图书提名奖。创办同人学术刊物《学鉴》,在海内外学术界产生较大影响。近年来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在文、史、哲不同学科领域都有较大突破。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