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冥有鱼

阐旧邦以辅新命; 极高明而道中庸。

 
 
 

日志

 
 
关于我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庄子·逍遥游》

网易考拉推荐

水西古城说“汉化”  

2013-08-05 17:5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727日,我有幸参加贵州彝学会组织的彝族火把节活动。地点在黔西县城。26日午后,省文史馆靖晓莉副馆长带着小车来花溪接我上路,还有陈丹阳副处长同行。丹阳说,邀请函是顾久馆长亲自批示的,明确邀请我参加彝族火把节。因为活动安排还有彝族十月太阳历的学术论坛,顾馆长知道我的研究与历法有关,希望我的出席可以增加学术讨论的气氛,而不仅仅是凑热闹、看演出。作为省人大副主任,一个有文化素质的领导人,真切的关注文化,那是难能可贵的。顾馆的良苦用心,靖馆与丹阳女士,也是心知肚明。

我们的住地在城郊新区的永贵荣和大酒店,近20层高的楼盘。附近高楼林立,完全一座新城。70年代初我曾经在黔西住过一段时间,下榻县政府招待所,老城的格局还在脑海中。面对宽阔笔直的新区大道,旧有街道已不复存在。心中的感慨凝成一句话:变化实在太大!

会议发放的“活动指南”明白地把黔西称作“水西古城”,把我们的思绪导引到六百年之前的明朝初期甚至更早。历史文化的含义再明显不过了。弘扬文化、弘扬水西彝族文化,应该是这次活动的主题,时间的选择正是彝族的盛大节日——火把节,吻合得恰到好处。

“火把节与十月太阳历文化论坛”在酒店16楼国际会议厅举行,彝族学会会长禄文斌老同志主持会议,珠海文化学者刘明武先生做了主题报告,阐述彝族十月太阳历的深远意义。十月太阳历的确是彝族文化的骄傲。汉族历术的文献记载,最早在《尚书·尧典》:“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这已经是历术的高级形式——阴阳合历啦。阴阳合历,延续下来,就是当今的农历。尧时代以前,不可能没有太阳历,可是文字缺失。彝族十月太阳历正好弥补了这个空当。十月太阳历,一年分五季,每季两个月,每月36天。阴阳五行由此有了依据。从此影响华夏民族文化生活五千多年。彝族文化对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的确贡献很大,我们有必要继承发扬,这正是我们在彝族重大节日火把节举办文化论坛的缘由。

尽管我们有这么美好的愿望,文化本身却未必按照我们的意愿去延续、去发展。人为的继承、弘扬,往往并不能如愿以偿。文化随着社会的政治、经济发展,产生不可抗拒的起伏动荡。作为彝乡的水西古城提供了最好的例证。

六百年前的水西,是彝族聚居地,奢香夫人的大本营。电视剧《奢香夫人》大体反映了水西的社会真实。明朝初年,奢香夫人支持朱元璋的政权,受封宣慰使,直接统领水西。那当是彝族的繁华盛世。文字记载也与之映证。去朱元璋不远的王阳明《象祠记》写道:“灵博之山,有象祠焉。其下诸苗夷之居者,咸神而祠之。”灵博山,就在黔西县城之东数十里的素朴镇灵博村。所谓“诸苗夷”,就是彝族人的泛称。在朱明王朝,水西的确是彝族人的地盘。其后,清初的吴三桂,不满彝民对朱明之忠,才有“吴三桂剿水西”的史实。整个清朝,彝族人作为朝廷的敌对势力,不断遭到打压,受到歧视,处境相当艰难,不得不退缩退避,退让退守到乌蒙山区求生存。彝族的水西已不复存在。

27日中午去参加民族歌舞演出的大车上,黔西县广电文化局一位女局长车上给我们介绍说,古代的黔西称水西,是彝族的地域,现在已经见不到彝族人啦。我们的女导游,是中学生,都是汉族人,她们穿戴的彝族服装是请贵州民族大学老师设计制作的。文化局长情深意长地感叹:我们这里,汉化太厉害啦。听得出,她也为水西彝族文化的消失而惋惜。这是事实,不争的事实。正如上午“十月太阳历学术报告”会上禄文斌会长所说,在彝族地区,三十年前,只说彝语,不会汉话;三十年后,只说汉话,不会彝语。他与文化局长一样的感慨,一样的无可奈何。

也就在今天,727日,火把狂欢节开幕式之后,大屏幕之上显示出“象祠重修落成典礼”。没有去灵博山现场,影像已经说明,象祠得以重建,“山下诸苗夷”也的确无影无踪。这就是“用夏变夷”之变,巨大之变,王阳明先生要是到场,又该有什么样的感慨啊。

汉化,这是一个文化现象,体现民族的交流与融合。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就是一部民族融合不断融合的历史。中国的“中”,是中心、中央的意思。取象于天,指普天星斗环绕北极星旋转,北极星就是中心。正如孔子说:“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拱)之。”天上有个“中”,地上也得有个“中”,天中配地中,就是文献记载的“中土”(土中),中国的“中”。中国人认为,“中”+“四方”,“中”领导、主宰“四方”是天象揭示的天道,是人人必须遵循的自然之道。

中国,“择天下之中而立国”,建立在天下之中的国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居住在中国的人,自然是“中国民”,指的是夏民、华夏之民。四方之民,叫“夷”,包括东夷、南蛮、西戎、北狄。认同华夏文化,也就成为华夏之民,融入华夏之民。如《孟子》所说,“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也。”用夏变夷,以夏变夷。华夏之民融合四方之民。华夏之民有先进的文化习俗,有文明的礼乐制度,居于“地中”“土中”,四方之民理应尊崇他,接受夏民的感化、教化。说得明白些,华夏之民的文化是强势的,四方之民的文化是弱势的。四方之民只能融入华夏民族,华夏之民不可能“变于夷”,不会被四方之民融合。

到汉朝,国体强势,夏民称作汉民,汉民族。这时的汉族,已经包容了若干的四方之民,不存在单纯的汉民族血统。再经过数百年一两千年,又不断地融合四方之民,比如北方的鲜卑人、部分蒙古人进入中原,融入华夏之民,汉族已经是一个混一之族,哪来的纯血统汉族人?至今,这种汉化过程还在不断进行着。满族的由盛而衰最能说明问题。满族兴旺三百年,随着清王朝的覆没,而今的满语正在走向消亡,满族人的地盘已经缩小某某“满族乡”,绝大多数满族人融入了汉民族。尽管如此,很多满族习俗已经融汇到汉文化之中,被汉民族吸纳,这就是强势汉文化的包容。满族的统治者虽据有广大的中土,却认同了汉文化,无法“变于夷”。政权丢失不到一百年,最终还是“用夏变夷”。可见,征服,不是土地的占有,必须是文化的征服。汉文化最终战胜满文化,貌似强大的满族,其汉化过程真正叫人目瞪口呆。

黔西县文化局女局长的话我们深有同感:汉化太厉害啦。

黔西县城称作“水西古城”,房地产开发商甚至在重建“水西古城”,只能给人一种怀念,一份遐想,有历史沧桑意味,借此文化炒作,销售它的楼盘而已,他丝毫影响不了华夏民族的融合包容进程。

                                       张闻玉  2013·8·5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