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冥有鱼

阐旧邦以辅新命; 极高明而道中庸。

 
 
 

日志

 
 
关于我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庄子·逍遥游》

网易考拉推荐

问学滁州:忆张老  

2016-01-28 18:1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学滁州:忆张老
饶尚宽
问学滁州:忆张老 - 北冥有鱼 - 北冥有鱼
 张汝舟教授
问学滁州:忆张老 - 北冥有鱼 - 北冥有鱼
 王气中教授  张汝舟教授  徐  复教授  殷孟伦教授
问学滁州:忆张老 - 北冥有鱼 - 北冥有鱼
 “讲习会”师生合影   

        1980年9月,我正在南京师院中文系徐复先生门下进修。到10月下旬,徐老让我与他的几位研究生一起,到安徽省瑯琊山下的滁州师专去参加一个讲习会——这就是由南京大学王气中教授、山东大学殷孟伦教授和徐复教授联合发起举办的“中国古代天文历法讲习会”。参加者都是南京大学、山东大学、贵州大学和南京师院的研究生、青年教师和进修教师,以及滁州师专的有关老师。
        讲习会开始,王气中教授首先说明了举办这次“讲习会”的意义,并简要介绍了主讲人滁州师专顾问教授张汝舟先生的有关情况。接着,由贵大的张闻玉、张耿光两位学兄背进来一位身材矮小、体态虚弱的老人,轻轻放在讲桌后面的藤椅上,原来这就是张汝舟先生!
        后来才知道:张先生名渡,字汝舟,以字行,1899年生于安徽省全椒县南张村。幼年家贫,勤苦好学,就读于中央大学,学成归里,设帐皖中,抗战后率弟子辗转湘西,执教于国立蓝田师院。抗战胜利后,1945年应聘为贵州大学教授,1953年调任贵阳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1955年肃反运动被隔离审查,坐牢10个月,1956年宣布撤销,平反道歉。1957年又被划为贵州省最大的右派,剥夺上课权利,分派在中文系资料室工作。1963年摘掉右派帽子,年已65岁,但是他不顾年老体弱,依然积极投身于教学科研之中。然而,好景不长,文革开始后,他再次被打倒,批斗游街,备受凌辱,取消工资,送回原籍,生活陷入极度困顿之中,直到文革结束,1978年应聘到滁州师专任顾问教授,1979年才终于获得彻底平反。这次给我们讲课时,他已经82岁高龄,衰老多病,行动不便,但是精神极为振奋,精力极为充沛,为了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传授他独创的中国古代天文历法理论,竭尽了全力,表现出一位学者高度的责任心和强烈的使命感,所有与会学习者都为他的星历学说而倾倒,为他的思想精神所感动。
         古人云“不懂天文历法不能读古书”,天文历法之学的重要性自不待言。顾炎武说:“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三星在户’,妇人之语也。‘月离于毕’,戍卒之作也。‘龙尾伏辰’,儿童之谣也。后世文人学士,有问之而茫然不知者矣。”近代以来,更是如此,又有几人深究,古代天文历法竟成绝学。上世纪60年代出版的王力先生《古代汉语》的“通论”中有《天文历法》专题,大多数高校都让学生自己看,我就曾经认真阅读过,可是这种天书,哪里看得懂呢?现在张老给我们传授绝学,真是难得的机遇,所以,全体学员无不怀着极大的兴趣,全力以赴,认真学习,那两周的日日夜夜里,“殷历”、“周历”争论不休,“大余”、“小余”不绝于口,互相切磋,其乐无穷,简直达到痴迷的程度。然而,要想在短时间之内掌握张老深思熟虑、研究多年的星历理论,又谈何容易!古代天文历法本是文理交融的综合性学科,纯理科的不熟悉古代文献,运用训诂考据、理解典籍记载颇为不易;而纯文科的又缺乏数理知识、空间概念,遇到星象记载、干支计算甚感陌生,所以,学习起来确有难度,直到“讲习会”结束,大多数学员也就知道基本知识和大概思路,要想真正理解、熟练运用,还需长期努力。
        我虽然有些文理科基础,听了张老理论如同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但也只是刚刚开窍而已,似懂非懂,尚有大量的疑难需要解决,所以,“讲习会”结束临行前我特意到张老家里去请教。张老听说我来自遥远的新疆,非常高兴,他让我坐在身边,一一询问新疆的风土民情,回答我的幼稚问题,并热情鼓励我认真钻研,搞清弄懂,一定把古代天文历法知识带回新疆去。张老那慈祥的面容,殷切的目光,让我倍感亲切,不由得暗暗下定决心,绝不要辜负老人家的的希望。即使如此,后来有两三年时间我仍然糊里糊涂,在云里雾里摸索。记得84年冬天我在陕西师大参加教育部办的“古籍整理进修班”,每天晚上仍然抓紧时间钻研古代天文历法,精读日本学者新城新藏的《东洋天文学史研究》,将张老学说与之比较,厘清异同,鉴别正误,以求融会贯通,每到半夜膝盖以下冻得麻木,失去知觉,睡下要到天亮才能捂热。这是后话。
        1982年1月22日张老不幸逝世,留下了数百万字遗稿,内容涉及到语言学、训诂学、古代文学、古代哲学、佛学、和古代天文历法等多种学科。不久,贵州大学成立了“张汝舟教授遗著整理小组”,应闻玉兄之邀,受贵州大学之聘,我参加了古代天文历法方面遗著的整理修订工作,其成果就是1987 年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二毋室古代天文历法论丛》。在整理修订过程中,我再次全面系统地学习了先师的星历理论,感触良多,深深认识到汝舟师的学说博大精深,意义重大,应该广泛宣传,作为学生有责任、有义务索隐发微、充实补正,使之发扬光大。于是,此后十多年间,在闻玉兄等师友的鼓励督促下,特别是在汝舟师长子、浙江师大张叶芦教授的关心支持下,我先后写了一组文章,在汝舟师星历理论的基础上,就古代天文历法的诸多疑难,如“霸”字的月相意义、《次度》产生的年代、殷历甲寅元的历元推证、《颛顼历》的辨证、太初改历的经过、《三统历》的实质、两汉历法的沿革等问题,或拾遗补缺,或释疑解难,或充实引证,或增益发挥,进行了系统而深入地阐发探讨,我将这组文章汇集在一起,就是1994年出版的《古历论稿》。后来,我又陆续编著《春秋战国秦汉朔闰表》(2006年),与闻玉兄、王辉兄合著《西周纪年研究》(2010年),为弘扬祖国的传统文化略尽绵薄之力,并以此献给汝舟师的在天之灵,不知能首肯否?
          汝舟师一生命途多舛,屡遭磨难,满怀委屈,备受煎熬,然而,就是在这样艰难困苦的情况下,他不记荣辱,不顾名利,没有怨天尤人、消极沉沦,而是坚韧不拔,潜心学术,任劳任怨,尽职尽责,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科研之中,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受到师生衷心爱戴和学界高度评价。特别是在古代天文历法研究领域,他创建了自己的星历理论,独树一帜,超越前人,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做出了重大的贡献,这需要何等的胸怀、气度、定力和恒心!
          我亲耳聆听汝舟师教诲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那种爱国敬业、献身学术、执着追求、锲而不舍的学者精神,震撼心灵,感人至深,给我留下了终生难以忘怀的深刻印象,永远激励我奋发向前。

  

                                   2015年12月25日于乌鲁木齐市
  评论这张
 
阅读(10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